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終極強姦列車小姐
終極強姦列車小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强奷在线播放,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超碰97资源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各位旅客,23時30分往神戶的阪神線第4417號次特快列車就要開了,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請在五分鐘內上車......」

石村輕鬆自在地坐在最後一節車廂45號靠窗的座位上,聽著月台持續的廣播,厭煩的順手戴上了耳機並按下隨身CD的啟動鍵。就他而言,夜間列車的開動就是睡覺時間的開始,因為他不是第一次搭夜快車去神戶了。

他是某生化科技公司的研究員,每週二次必須前往神戶的實驗林場蒐尋特定植物供作研究之用,30歲單身的他並無任何家庭的牽掛,只是150公分的身高,即使在普遍矮小的日本男人中而言,還是讓他在心中留下了極度自卑與交不到女朋友的陰影。

猛然被行駛中列車的震動驚醒,石村看了下左手脕上的手錶:「淩晨2時05分。」他打了個哈欠、伸了下懶腰,再環顧一下整個車廂,竟然連自己只有三個人,這種情形在非假日的夜行特快列車上本不足為奇,倒是最前面座位的不斷前後晃動,趕走了石村的瞌睡蟲。

「反正還有三個小時多可睡......」石村邊嘀咕,邊自放在腳邊的手提行李中取出他用以蒐尋植物的望遠鏡朝向第一排座位偷窺。

這下可令石村感到興奮了,原來是一對男女,女的坐在走道邊,彎身側坐面向走道、背向男的;男的坐在靠窗位置,也側起身子面向女的背部。男的下半身不斷地以小動作推送著,女的則不停地住視著左前方一步距離的車廂前門,身體雖然不斷地迎合著男人規律的抽送,倒也看得出女的很擔心會突然有人走進車廂來,因為他們坐在最前排走道右側的兩個座位。

石村不斷地調整望遠鏡的角度及焦距,但因座椅間空隙有限,又只能偷窺,再加上那對男女並沒有脫下衣物,男的只是拉下褲子拉鍊,屈膝頂住女的背部不斷地小動作抽送,女的沒穿內褲而略微拉高窄裙迎合,嘴形還不時出現「哼哼啊啊」的情景,讓石村急的心中慾火無法平息。

忽然間,石村從鏡頭中看到那對男女慌張收場的神情,就在石村猜想原因的一刻,車廂前方自動門開啟,走進來映入石村鏡頭角度的是一雙黑色的女性矮跟鞋和一雙修長勻稱又漂亮穿有透明絲襪的美腿,接著美腿蹲下來......原來是列車服務小姐正蹲身撿拾那個女的掉落在走道上的車票。

石村突然發現那雙美腿真的好美,望遠鏡直盯著她的下半身猛看,「去你的......夾得這麼緊......」石村埋怨列車小姐的儀態太好,連蹲下的瞬間都看不到曝光。不過在列車小姐蹲下之後,在她的水藍色窄裙和白嫩的大腿之間倒是出現了空隙,石村連忙拉近了畫面:「哇......是白色蕾絲鑲花邊的......」

列車小姐直著兩腿起身,開始向車尾走來,石村連忙收起望遠鏡,以免被人發現偷窺。

「先生,有什麼要我為你服務的嗎?」 石村緊張的擡起頭,望著列車小姐應對著:「喔......沒......沒有......」石村更心慌了,因為這一擡頭他看到了一個美女,一對豐腴的胸部,水藍色制服上衣似乎太小了,壓不住雙峰的突出,連裡面的白色襯衣都緊繃著,石村好像看到了乳頭的印子,「啊......她沒穿胸罩......」一陣慾火湧上了石村的心頭。

「嗯......對不起,我頭有點痛......有沒有止痛藥呀?」

「止痛藥?我到休息室找找。」

石村不知怎的竟改口說頭痛,一面還繼續看著漂亮的列車小姐,接著列車小姐走出車廂後門,石村感到一陣悸動,尤其在這甚少人的夜半特快列車車廂裡。

「先生,我找到兩顆止痛藥。」列車小姐從車廂後門走回來,又讓石村能夠再飽眼福了。

「這麼快呀!妳去哪裡找到的ㄚ?」

「喔......這是最後一節車廂,後門出去就是洗手間和我們的後休息室,所以很快。」

石村接過了藥片並向美女道謝後,看著美女又轉身向車廂後門走了出去,石村只好寞然的再躺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淩晨3時40分。

石村被剛剛的列車小姐吸引得六神無主,無法入眠,『要是能夠親親她也就夠了......不,還要摸摸她的大腿......再聞聞她的內褲......』石村愈想愈興奮,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逝去,竟然沒見她再走出來,有些期待的石村慢慢的將幻想化為行動,他決定先找她聊聊天:『反正夜半快車又沒啥乘客,應該不會打擾到她的工作。』石村望望正在第一排熟睡中的狗男女,邊想著,邊起身就向後車廂門走去。

石村推開最後車廂的後門,只見一個不到五步縱深的空間,一共有三個門,右邊寫著「toilet」顯然是列車最後面的洗手間,因為正前方的門上正張掛著「此門為本列車終止點,小心跌落,禁止立人」,當然門外就是列車外面無疑。

石村望向左門,見門上寫著「辦公重地,擅入送辦」的警告字眼,『想必這就是員工休息室了。』石村躡手躡腳的慢慢轉動門鎖,想不到竟然沒上鎖,索興推開門往裡頭看,石村更興奮了,那位漂亮的列車小姐正側躺在長椅上睡覺呢!

看到她修長的身影、誘人的水藍窄裙及那一雙令石村垂涎欲滴的白晰美腿、豐滿堅挺的雙乳......讓石村的肉棒也高高的升起。石村輕輕的關上了門,悄悄地走近到列車小姐的身邊蹲了下去,他輕輕的翻起列車小姐的窄裙,好讓微弱的燈光能夠照到裡面的內褲,石村將臉向列車小姐的裙底靠了過去,另一隻手則忍不住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看來她睡得很熟。』石村滿懷自信地先將列車小姐的鞋子輕輕脫了下來,然後輕舔著她隔著絲襪的小腿,『真是勻稱呀!』石村心裡邊讚嘆著列車小姐的腿,又邊用右手食指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往上滑溜著,石村起身將臉靠向了列車小姐清純瓜子般的臉旁,輕輕的對著她的唇親了兩下。

這時列車小姐突然翻身由側躺轉為仰躺,嚇得石村趕忙隱藏到長椅的一側,『看來沒有吵醒她......』石村蹲著走回原位,依舊用左手拉起她的窄裙,右手食指卻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向上滑進了大腿。石村的心臟跳得很快,這是他第一次做壞事,也是他第一次摸到心中認為最美的女子。

他很害怕她會驚醒,但色慾正衝上腦門,『管它的......人家不是說只要把她搞爽就沒事了嗎?』石村拋開了一切,慢慢的拉下了褲子的拉鍊,掏出了膨脹難忍的陰莖,他一隻腳跨過了她的身體,陰莖開始向她的小嘴移去。

『剛剛都沒醒,現在輕輕的應該沒關係吧?』石村將肉棒用右手抓著移到她的小嘴邊,然後用龜頭部位輕輕地撥弄著她的小嘴唇,石村感到無比的刺激,又進一步將整支肉棒輕擦著她的小嘴,石村因為太過舒服而「啊......啊......」的叫了兩聲。

突然間列車小姐急用手抹著嘴巴說:「誰!你是誰?」並將身體由躺著的狀況坐起,兩腿也蜷縮起來,整個人退到了長椅的一邊。石村慾火正旺,管它三七二十一就向她逼過去,右手引著肉棒,左手抓住了她的頭,示意要她吃下去。

「啊......不要......我要叫了喔......快出去......」列車小姐忽左忽右的搖甩著頭不讓石村得逞,石村急了,順手打了她一巴掌,「哇∼∼你幹嘛......救命啊!救......命......」石村沒等她喊完,就用右手抓著她的下巴,用左手將肉棒硬塞入她的嘴裡。

「嗚......嗚......不......嗚......要......啊......嗚......救......嗚......」列車小姐拼命地掙扎著,又不斷的想叫喊,只是石村的雙手都緊緊的按緊著她的頭,身體也被石村坐壓著,只有雙腿還能不停的踢動。她的鼻尖死死地被壓靠碰觸在石村的下腹部,她不停的掙扎,讓石村不用抽送也能享受到磨擦的舒服感覺。

「嗚......快......放......嗚......開......我......嗚......不然......我......要......嗚......咬......」列車小姐持續的掙扎,石村感到有牙齒和舌頭及咽喉的磨觸,一個鬆弛就洩了出來。列車小姐使力硬把沾滿黏稠的嘔心肉棒吐出,白色的精液伴隨著從她的嘴角流下,「嗚嗚......我要告你啦......」列車小姐邊吐著濃稠的液體邊說,又順勢站了起來,赤腳想走出去。

石村一個大步猛拉她回來並給了她一巴掌,列車小姐跌坐在長椅上,「你還想......怎樣?」她快速的坐起往長椅的另一端爬退去。石村看看自己的肉棒還挺著,就乾脆脫去褲子。

「不......不要啊......救命啊!」

「妳不要叫了,車廂沒人。妳若不叫,我就會溫柔的做,好嗎?」

「不!你是禽獸,我月經來了啦,你走開啦∼∼救命啊!有沒有人來救救我啊......」

石村不裡會她的叫喊,脫下褲子後,頂著挺立的肉棒就向列車小姐走去。

「不......你不要過來啊!我求求妳......我給你錢去找別人啦......救......救命啊!呀......」石村「啪」的一下又打了她一巴掌,她痛得叫不出來,只是不斷的哭泣。

石村抓起了她的雙腳把她硬拉了過來,自己蹲下,將頭埋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吸吮著。列車小姐被打得害怕只敢小聲叫喊,她用力的夾緊雙腿想阻止石村的吸舔,但這卻使石村更加的興奮。

「我求......求你啦......我快嫁人了......放我一馬......我用手幫你好了......你不要強姦我......好嗎?」

石村不理會她的條件交換,趁機將頭埋進了隔著白色蕾絲內褲的陰道口,用力地吸舔起來。

「嗯......嗯......不要......啊......我用手......幫你......好......不......好啊?」

「好,但妳一定要讓我舒服才行。」石村看硬來不行,索性改採軟性攻勢。他坐正上長椅並引著列車小姐的左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列車小姐則趁機用右手整理自己的服儀,左手則忙碌的上下磨弄著石村的肉棒,她希望石村快點洩出,好讓她結束這場夢靨。

「嗯......嗯......好舒服喔......妳叫什麼名字呀?」

「你弄完就快滾,問那麼多幹嘛!」

石村偷瞄列車小姐的水藍制服上衣的名牌:「嗯......嗯......喔,原來妳叫陳淑玲呀!我叫妳小玲好了。」

「叫什麼叫,你快出來滾蛋啦!」雖然小玲也曾幫男友用手作愛,卻極度厭惡幫著石村這個陌生色狼手交。

「嗯......喔......好舒服啊......小玲妳真漂亮啊......」石村說完,將頭移往小玲的臉頰。

「你幹什麼!色狼......不是說幫你手淫就可以了嗎?」小玲左右擺頭閃躲著石村的親吻。

石村雙手抓住小玲的頭,強吻她的小嘴唇,「你幹嘛啦?」小玲伸出雙手推開石村,起身就往門口跑去,石村快步拉住小玲,又是給了她一巴掌,「救......救命呀......」小玲被打得跌坐在地上。

石村蹲了下來,附著小玲的耳邊輕聲的說:「妳再叫我就勒死妳!」

「嗚......嗚......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啦......嗚......我要嫁人了啦......」小玲哭泣的向石村求饒。

「好,妳不可以再叫,而且要把我軟掉的弟弟叫起床才行。」石村沒等小玲答話就站起身來,並用右手抓住小玲的頭向自己的肉棒靠去,小玲知道石村的意思,右手拭著眼淚,左手就扶起了石村的陰莖。

小玲既害怕又無奈的用左手扶起了石村已軟弱無力的傢夥往自己小嘴送,儘管右手瀕瀕拭乾臉頰的淚水,似乎並阻止不了內心的恐懼和悲淒。她告訴自己,要作個聰明的女人,要等待逃脫的機會,公司受訓時所要求的鎮定處理危機事件也正是這個意思。

小玲用帶點兒羞澀的動作顫抖地把石村的軟肉棒含在自己的小嘴之中,並在龜頭上含舔了一下,嘴裡感到石村的傢夥開始膨脹。雖然石村身高只有150公分,他的肉棒也不怎麼起眼,但對小玲的小嘴而言,那傢夥膨脹之後足以塞滿小嘴的整個空間,小玲感到石村的陰莖膨脹觸抵了咽喉,一陣噁心就想把石村的肉棒吐出來。

「要做就好好的做喔......」小玲才吐出了一半就被石村發覺,而被石村下身一挺給塞了回去。

石村引領著小玲的右手撫摸自己的陰囊,自己則彎身伸出雙手進小玲制服內撫摸隔著白襯衣的二個乳房,「唔......唔......你......唔......不可......以......」小玲含著石村的肉棒,無奈的抗議著,卻因為怕石村再度動粗及石村在小玲嘴中不斷前後抽送他的陰莖,使小玲來不及阻止。

「嗯......嗯......真舒服......啊......」石村的慾火開始漫延,小玲則閉著眼睛泛著淚水當作是一場惡夢。

突然,石村雙手將小玲的白襯衣用力一扯,白襯衣的幾個扣子頓應聲落地,「唔......你......幹......什麼......唔......不......可以......」小玲伸出雙手試圖推開石村,並且想要吐出肉棒,石村迅速地用雙手抓住小玲的頭不讓自己的陰莖脫離她的小嘴,小玲持續地使力推開石村,石村就按緊了小玲的頭,又使腰大力的前後推送了十幾次,石村的肉棒終於滿足地退出了小玲的小嘴,小玲則快速的爬行到垃圾桶邊,吐出了滿嘴的濃稠液體。

「這樣你滿意了吧!你快滾啦!」小玲爬退到長椅旁,抽出了一把面紙擦拭著沾滿黏液的小嘴,又不斷的罵著。

「好吧!總要讓我穿上褲子,這件事妳不會到處宣揚吧?那可是會上電視新聞的哦!」石村警告小玲不要想告他,一邊穿起褲子就走出了門外。石村還沒走進最後一節乘客車廂的後門,就看見小玲衝出員工休息室,再直衝入對門的女廁所,石村呆怔了一下,肉棒又不自主的脹了起來。

「好棒,這麼漂亮,沒幹她太可惜了,錯過了一輩子都遇不到呢!」瘋狂的石村再度被色慾征服,轉身走到了女廁門口。他輕輕的轉動門栓,發現這回上鎖了,就將耳朵依附在門上聽聽裡面的動靜,隱約中聽到水聲及小玲哭泣的聲音,就只好在外面靜等了。

石村看看手錶,淩晨四點十二分,距到站還有將近一個小時,「看來時間不多了!」他色迷心竅的想著。

沒多久水聲停了,石村站直了身子,小玲盥洗完正開門出來,石村在第一時間就將她推回進去,並反手將門關上。

「啊......救命啊......你要幹什麼?不是說好了嗎?不是說我幫你口交就放了我嗎?你這禽獸......救命啊......」小玲邊質問石村邊喊救命,身子退縮到馬桶與車牆的空間處。

石村鎖上了廁所門,輕聲對著小玲說:「妳別怕嘛,做個愛我就走了,就像一夜情一樣,我不會傷害妳的......而且全車沒幾個人,大半夜的也沒人會來最後一節車廂的......」

「你......你快出去我就當作沒發生過什麼事......快滾!」

石村仍是不理會小玲的斥責,「啪」的一聲就給小玲一巴掌。

「嗚......嗚......救命......啊......你快滾......啦......」

石村靠上小玲的身體,將她直壓在車牆上,右手伸到了下方往水藍色窄裙裡躦,左手在上方伸入了白襯衣裡亂摸著沒戴胸罩的乳房,自己的狼嘴強逼上她的秀唇。

「唔......快走......開......不要......碰......我......」小玲的雙手使力地擋著石村的三處侵犯,但是石村的身體很重,讓小玲顧此失彼。石村強吻著小玲的嘴,她則歪著頭閃躲著;石村抓揉著她豐滿彈手的乳房,小玲就伸上雙手阻擋;石村的右手趁勢躦到了隔著內褲的陰道口,小玲只好夾緊雙腿阻止他右手的撫摸。

「啊......嗯......不要......你這樣是犯法的......你不是答應我了嗎?不可以啦......救命啊......」

石村伸上右手又「啪」的打了她一巴掌,順手抓了一把馬桶上方置物箱中的衛生紙往小玲嘴裡塞去。

「唔......唔......唔......不......要......啊......唔......饒我......吧......唔......」

石村再把右手伸到窄裙裡,摳摸著隔著內褲的陰道口,小玲的腿夾得更緊,石村將下半身再往前移去,用左腳扯開了小玲併攏的雙腿。「唔......唔......你......禽......唔......獸......」

石村右手在窄裙內往上摸移著,摸到了腰際內褲的上緣,他用力扯下內褲,將內褲脫到了大腿的位置,左手繞揉著小玲的乳頭,狼嘴舔吻著她的耳根,左腳磨蹭著她的右大腿。

「......唔......嗯......不要......啊......啊......不......可......以......唔......」小玲的小嘴塞滿了衛生紙,雙手忙著拉開石村繞揉在乳頭上的左手,但卻無力推開重壓在她身上的石村身體。

石村的右手觸摸到了穴口,中指沿著穴縫來回摸弄著,「......唔......嗯......嗯......不......要再......嗯......不......行啦......」小玲想起了男朋友的愛,嘴裡仍「吱吱唔唔」的抵抗著,倒是身體早已抵抗的疲憊不堪,而且從陰部傳來陣陣慾火,胸部也被揉得心花酥癢。

石村的右手摸到了濕濕的感覺,索性將中指慢慢地插入小玲的屄穴中,「啊......嗯嗯......唔......快拔出來......唔......不......可......」小玲將兩腿一收想要夾緊,石村就用右腳將半脫在小玲大腿的內褲踩脫到腳跟,又將右腳向前伸,使得小玲的雙腿跨在石村雙腿的外面。石村將左手移抓住她的頭部,狼嘴轉而吸吮小玲的酥胸,右手中指來回進出的抽送在她的小穴,濕濕的感覺越來越氾濫。

「......嗯嗯......嗯......饒......了......嗯......我......嗯......吧......」

石村的右手拉下了自己的褲拉鍊,把陰莖掏了出來,膨脹的肉棒早就蠢蠢欲動,他撩起小玲的窄裙,微微一蹲又向前向上頂去,肉棒來到了陰道口磨蹭著。

「......嗯......不要......啊......絕對......不......要......啊......」小玲使力地想夾緊雙腿,卻無奈只能夾住石村的雙腿,她開始用雙拳垂打著石村的身體,嘴中的衛生紙也因吸滿了唾液被輕易的吐掉。石村兩腿向外一撐,右手導引著肉棒,猛然用力一頂,「啊......痛......你這禽獸......嗚嗚......不要啊......禽獸......」石村抽了出來,又再度猛力的幹了上去。

「啊啊......痛啊......救命......啊......」小玲咬緊了牙根,眼淚不斷的落下,整個身體被上下的幹動著。

「啊啊......嗯......啊......啊......」

「怎樣?爽吧?......再幹一陣會更舒服了......」

「啊......啊......嗯......禽獸......啊......嗯......嗯......」

石村一連猛力抽送了百餘次,幹得小玲淫水順著大腿流下,小玲含著淚水任石村上下的幹動著,「嗯......啊......啊......快點......快......點......嗯啊......」小玲放棄了抵抗,她覺得累了,決定任由石村蹂躪,只希望一切趕快結束。

「過來!轉身趴在馬桶上。」石村將馬桶蓋關上,叫小玲趴在上面想從後方幹她。

小玲用手拭了下眼淚就照他的指示去做,石村挺直了身體,頂著肉棒向前一頂:「啊......啊嗯嗯......啊嗯......好舒......服哦......啊......嗯......」石村持續的向前幹動著,雙手伸到小玲胸前抓揉她的乳房,「爽不......爽啊?」石村更大力的抽送著。

「嗯嗯嗯......嗯啊......嗯嗯......啊......」淫聲充斥著這間化妝室裡,但卻沒有其它人聽見。

石村從小玲的背後幹了百餘下後,一直沒有想要射精的感覺,左手牽引著小玲的腰部持續幹動著,右手則撩起了窄裙,使得自己能看到肉棒進出她小穴的模樣。忽然間石村看到了小玲緊鎖的屁眼,石村一面抽送著小玲的小穴,一面又用手指觸摸著小玲的屁眼。

「嗯嗯......啊......嗯......你......又......想怎......樣......別......嗯......啊......亂......來啊......」

石村幹得更大力了,『嘻嘻!後庭花我倒是還沒試過。』石村心裡竊笑著,右手食指開始慢慢的戳入小玲的屁眼。

「啊啊......不行......別亂搞......啊......別太過份了......」小玲一邊享受著石村對小穴的幹動,一邊用手伸到後面撥開石村在屁眼外磨蹭的右手,石村照樣不理會小玲的阻止,將中指對準屁眼用力的戳了進去。

「啊啊......痛死我了......」小玲一聲大叫,伸手到後頭想要把石村的手指拔出,石村把食指抽出來,也把肉棒退出了小玲的小穴,接著雙手扶抓著小玲的屁股。

「你......你......要做什麼......呀?」小玲趴在馬桶上轉頭回看石村,石村就在此時用右手導引將肉棒對準她的屁眼,用力一挺,「啊......痛啊......那裡不可以......」石村用力一挺,才進了半個龜頭而已。

「還真是緊呀!」石村立刻又用兩手撥開屁眼,再向前用力一擠,「啊......痛死我了......快拔出來......你這禽獸......嗚嗚......嗚......」小玲第一次被人幹進屁眼,疼痛的不得了,痛得眼淚又掉了出來。

她起身想走,想拔出刺痛屁眼的那根陽具,石村見狀,用力地壓下小玲,又猛力的幹了兩下,「啊!痛啊!......啊呀!痛死了啊!......啊......痛啊......求求你好......不好啊......」石村再用力壓下掙扎著想起身的小玲,再度猛力的幹她。

「嗯......嗯......好爽啊......妳的屁眼好緊哦......真棒啊......」因為小玲的屁眼很緊實,石村幹沒幾下就洩了,頓時小玲感到屁眼裡的肉棒一陣抽搐,伴隨著噴出一股溫熱的液體,她知道石村洩了。

石村滿足地趴在她的背上休息,小玲含著淚水趁起身時將石村摔落地上,奪門而出,石村見狀爬起追出。就在小玲要跑回休息室的時候,石村一把拉住了小玲,兩人都跌倒在走道上。

「禽獸,你還想怎樣?都被你強姦了,你還想怎樣?你這禽獸......呸!」小玲破口大罵石村,還向他吐了口水。

石村摸摸自己的肉棒,很喜歡剛剛小玲屁眼的感覺,他站起身來,右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左手抓起小玲,想拉她在走道上幹多一次。小玲順勢起身就往後跑,來到了門前,這道門上有警告字眼:「小心掉落,嚴禁立人」,石村被色慾蒙蔽了理智,只想再次享受眼前這個美人,他右手套弄著肉棒向小玲走去......

「求求你......不要再來了啊......求你嗎......求求你......」小玲含著淚水懇求這個禽獸,石村卻不理會地繼續向小玲走去,小玲轉動門鎖,想找最後的防身之地,石村突然撲上去震開了車門,小玲應聲摔出車外,石村則抓住門鎖爬回到車廂內。

轟隆隆的列車聲,蓋去了小玲摔出車外的慘叫聲......

石村穿上了褲子,回到了最後一節車廂座位上閉起了眼睛,最前排的狗男女還深沈的睡著,天卻漸漸的亮了。

各位旅客,23時30分往神戶的阪神線第4417號次特快列車就要開了,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請在五分鐘內上車......」

石村輕鬆自在地坐在最後一節車廂45號靠窗的座位上,聽著月台持續的廣播,厭煩的順手戴上了耳機並按下隨身CD的啟動鍵。就他而言,夜間列車的開動就是睡覺時間的開始,因為他不是第一次搭夜快車去神戶了。

他是某生化科技公司的研究員,每週二次必須前往神戶的實驗林場蒐尋特定植物供作研究之用,30歲單身的他並無任何家庭的牽掛,只是150公分的身高,即使在普遍矮小的日本男人中而言,還是讓他在心中留下了極度自卑與交不到女朋友的陰影。

猛然被行駛中列車的震動驚醒,石村看了下左手脕上的手錶:「淩晨2時05分。」他打了個哈欠、伸了下懶腰,再環顧一下整個車廂,竟然連自己只有三個人,這種情形在非假日的夜行特快列車上本不足為奇,倒是最前面座位的不斷前後晃動,趕走了石村的瞌睡蟲。

「反正還有三個小時多可睡......」石村邊嘀咕,邊自放在腳邊的手提行李中取出他用以蒐尋植物的望遠鏡朝向第一排座位偷窺。

這下可令石村感到興奮了,原來是一對男女,女的坐在走道邊,彎身側坐面向走道、背向男的;男的坐在靠窗位置,也側起身子面向女的背部。男的下半身不斷地以小動作推送著,女的則不停地住視著左前方一步距離的車廂前門,身體雖然不斷地迎合著男人規律的抽送,倒也看得出女的很擔心會突然有人走進車廂來,因為他們坐在最前排走道右側的兩個座位。

石村不斷地調整望遠鏡的角度及焦距,但因座椅間空隙有限,又只能偷窺,再加上那對男女並沒有脫下衣物,男的只是拉下褲子拉鍊,屈膝頂住女的背部不斷地小動作抽送,女的沒穿內褲而略微拉高窄裙迎合,嘴形還不時出現「哼哼啊啊」的情景,讓石村急的心中慾火無法平息。

忽然間,石村從鏡頭中看到那對男女慌張收場的神情,就在石村猜想原因的一刻,車廂前方自動門開啟,走進來映入石村鏡頭角度的是一雙黑色的女性矮跟鞋和一雙修長勻稱又漂亮穿有透明絲襪的美腿,接著美腿蹲下來......原來是列車服務小姐正蹲身撿拾那個女的掉落在走道上的車票。

石村突然發現那雙美腿真的好美,望遠鏡直盯著她的下半身猛看,「去你的......夾得這麼緊......」石村埋怨列車小姐的儀態太好,連蹲下的瞬間都看不到曝光。不過在列車小姐蹲下之後,在她的水藍色窄裙和白嫩的大腿之間倒是出現了空隙,石村連忙拉近了畫面:「哇......是白色蕾絲鑲花邊的......」

列車小姐直著兩腿起身,開始向車尾走來,石村連忙收起望遠鏡,以免被人發現偷窺。

「先生,有什麼要我為你服務的嗎?」 石村緊張的擡起頭,望著列車小姐應對著:「喔......沒......沒有......」石村更心慌了,因為這一擡頭他看到了一個美女,一對豐腴的胸部,水藍色制服上衣似乎太小了,壓不住雙峰的突出,連裡面的白色襯衣都緊繃著,石村好像看到了乳頭的印子,「啊......她沒穿胸罩......」一陣慾火湧上了石村的心頭。

「嗯......對不起,我頭有點痛......有沒有止痛藥呀?」

「止痛藥?我到休息室找找。」

石村不知怎的竟改口說頭痛,一面還繼續看著漂亮的列車小姐,接著列車小姐走出車廂後門,石村感到一陣悸動,尤其在這甚少人的夜半特快列車車廂裡。

「先生,我找到兩顆止痛藥。」列車小姐從車廂後門走回來,又讓石村能夠再飽眼福了。

「這麼快呀!妳去哪裡找到的ㄚ?」

「喔......這是最後一節車廂,後門出去就是洗手間和我們的後休息室,所以很快。」

石村接過了藥片並向美女道謝後,看著美女又轉身向車廂後門走了出去,石村只好寞然的再躺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淩晨3時40分。

石村被剛剛的列車小姐吸引得六神無主,無法入眠,『要是能夠親親她也就夠了......不,還要摸摸她的大腿......再聞聞她的內褲......』石村愈想愈興奮,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逝去,竟然沒見她再走出來,有些期待的石村慢慢的將幻想化為行動,他決定先找她聊聊天:『反正夜半快車又沒啥乘客,應該不會打擾到她的工作。』石村望望正在第一排熟睡中的狗男女,邊想著,邊起身就向後車廂門走去。

石村推開最後車廂的後門,只見一個不到五步縱深的空間,一共有三個門,右邊寫著「toilet」顯然是列車最後面的洗手間,因為正前方的門上正張掛著「此門為本列車終止點,小心跌落,禁止立人」,當然門外就是列車外面無疑。

石村望向左門,見門上寫著「辦公重地,擅入送辦」的警告字眼,『想必這就是員工休息室了。』石村躡手躡腳的慢慢轉動門鎖,想不到竟然沒上鎖,索興推開門往裡頭看,石村更興奮了,那位漂亮的列車小姐正側躺在長椅上睡覺呢!

看到她修長的身影、誘人的水藍窄裙及那一雙令石村垂涎欲滴的白晰美腿、豐滿堅挺的雙乳......讓石村的肉棒也高高的升起。石村輕輕的關上了門,悄悄地走近到列車小姐的身邊蹲了下去,他輕輕的翻起列車小姐的窄裙,好讓微弱的燈光能夠照到裡面的內褲,石村將臉向列車小姐的裙底靠了過去,另一隻手則忍不住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看來她睡得很熟。』石村滿懷自信地先將列車小姐的鞋子輕輕脫了下來,然後輕舔著她隔著絲襪的小腿,『真是勻稱呀!』石村心裡邊讚嘆著列車小姐的腿,又邊用右手食指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往上滑溜著,石村起身將臉靠向了列車小姐清純瓜子般的臉旁,輕輕的對著她的唇親了兩下。

這時列車小姐突然翻身由側躺轉為仰躺,嚇得石村趕忙隱藏到長椅的一側,『看來沒有吵醒她......』石村蹲著走回原位,依舊用左手拉起她的窄裙,右手食指卻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向上滑進了大腿。石村的心臟跳得很快,這是他第一次做壞事,也是他第一次摸到心中認為最美的女子。

他很害怕她會驚醒,但色慾正衝上腦門,『管它的......人家不是說只要把她搞爽就沒事了嗎?』石村拋開了一切,慢慢的拉下了褲子的拉鍊,掏出了膨脹難忍的陰莖,他一隻腳跨過了她的身體,陰莖開始向她的小嘴移去。

『剛剛都沒醒,現在輕輕的應該沒關係吧?』石村將肉棒用右手抓著移到她的小嘴邊,然後用龜頭部位輕輕地撥弄著她的小嘴唇,石村感到無比的刺激,又進一步將整支肉棒輕擦著她的小嘴,石村因為太過舒服而「啊......啊......」的叫了兩聲。

突然間列車小姐急用手抹著嘴巴說:「誰!你是誰?」並將身體由躺著的狀況坐起,兩腿也蜷縮起來,整個人退到了長椅的一邊。石村慾火正旺,管它三七二十一就向她逼過去,右手引著肉棒,左手抓住了她的頭,示意要她吃下去。

「啊......不要......我要叫了喔......快出去......」列車小姐忽左忽右的搖甩著頭不讓石村得逞,石村急了,順手打了她一巴掌,「哇∼∼你幹嘛......救命啊!救......命......」石村沒等她喊完,就用右手抓著她的下巴,用左手將肉棒硬塞入她的嘴裡。

「嗚......嗚......不......嗚......要......啊......嗚......救......嗚......」列車小姐拼命地掙扎著,又不斷的想叫喊,只是石村的雙手都緊緊的按緊著她的頭,身體也被石村坐壓著,只有雙腿還能不停的踢動。她的鼻尖死死地被壓靠碰觸在石村的下腹部,她不停的掙扎,讓石村不用抽送也能享受到磨擦的舒服感覺。

「嗚......快......放......嗚......開......我......嗚......不然......我......要......嗚......咬......」列車小姐持續的掙扎,石村感到有牙齒和舌頭及咽喉的磨觸,一個鬆弛就洩了出來。列車小姐使力硬把沾滿黏稠的嘔心肉棒吐出,白色的精液伴隨著從她的嘴角流下,「嗚嗚......我要告你啦......」列車小姐邊吐著濃稠的液體邊說,又順勢站了起來,赤腳想走出去。

石村一個大步猛拉她回來並給了她一巴掌,列車小姐跌坐在長椅上,「你還想......怎樣?」她快速的坐起往長椅的另一端爬退去。石村看看自己的肉棒還挺著,就乾脆脫去褲子。

「不......不要啊......救命啊!」

「妳不要叫了,車廂沒人。妳若不叫,我就會溫柔的做,好嗎?」

「不!你是禽獸,我月經來了啦,你走開啦∼∼救命啊!有沒有人來救救我啊......」

石村不裡會她的叫喊,脫下褲子後,頂著挺立的肉棒就向列車小姐走去。

「不......你不要過來啊!我求求妳......我給你錢去找別人啦......救......救命啊!呀......」石村「啪」的一下又打了她一巴掌,她痛得叫不出來,只是不斷的哭泣。

石村抓起了她的雙腳把她硬拉了過來,自己蹲下,將頭埋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吸吮著。列車小姐被打得害怕只敢小聲叫喊,她用力的夾緊雙腿想阻止石村的吸舔,但這卻使石村更加的興奮。

「我求......求你啦......我快嫁人了......放我一馬......我用手幫你好了......你不要強姦我......好嗎?」

石村不理會她的條件交換,趁機將頭埋進了隔著白色蕾絲內褲的陰道口,用力地吸舔起來。

「嗯......嗯......不要......啊......我用手......幫你......好......不......好啊?」

「好,但妳一定要讓我舒服才行。」石村看硬來不行,索性改採軟性攻勢。他坐正上長椅並引著列車小姐的左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列車小姐則趁機用右手整理自己的服儀,左手則忙碌的上下磨弄著石村的肉棒,她希望石村快點洩出,好讓她結束這場夢靨。

「嗯......嗯......好舒服喔......妳叫什麼名字呀?」

「你弄完就快滾,問那麼多幹嘛!」

石村偷瞄列車小姐的水藍制服上衣的名牌:「嗯......嗯......喔,原來妳叫陳淑玲呀!我叫妳小玲好了。」

「叫什麼叫,你快出來滾蛋啦!」雖然小玲也曾幫男友用手作愛,卻極度厭惡幫著石村這個陌生色狼手交。

「嗯......喔......好舒服啊......小玲妳真漂亮啊......」石村說完,將頭移往小玲的臉頰。

「你幹什麼!色狼......不是說幫你手淫就可以了嗎?」小玲左右擺頭閃躲著石村的親吻。

石村雙手抓住小玲的頭,強吻她的小嘴唇,「你幹嘛啦?」小玲伸出雙手推開石村,起身就往門口跑去,石村快步拉住小玲,又是給了她一巴掌,「救......救命呀......」小玲被打得跌坐在地上。

石村蹲了下來,附著小玲的耳邊輕聲的說:「妳再叫我就勒死妳!」

「嗚......嗚......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啦......嗚......我要嫁人了啦......」小玲哭泣的向石村求饒。

「好,妳不可以再叫,而且要把我軟掉的弟弟叫起床才行。」石村沒等小玲答話就站起身來,並用右手抓住小玲的頭向自己的肉棒靠去,小玲知道石村的意思,右手拭著眼淚,左手就扶起了石村的陰莖。

小玲既害怕又無奈的用左手扶起了石村已軟弱無力的傢夥往自己小嘴送,儘管右手瀕瀕拭乾臉頰的淚水,似乎並阻止不了內心的恐懼和悲淒。她告訴自己,要作個聰明的女人,要等待逃脫的機會,公司受訓時所要求的鎮定處理危機事件也正是這個意思。

小玲用帶點兒羞澀的動作顫抖地把石村的軟肉棒含在自己的小嘴之中,並在龜頭上含舔了一下,嘴裡感到石村的傢夥開始膨脹。雖然石村身高只有150公分,他的肉棒也不怎麼起眼,但對小玲的小嘴而言,那傢夥膨脹之後足以塞滿小嘴的整個空間,小玲感到石村的陰莖膨脹觸抵了咽喉,一陣噁心就想把石村的肉棒吐出來。

「要做就好好的做喔......」小玲才吐出了一半就被石村發覺,而被石村下身一挺給塞了回去。

石村引領著小玲的右手撫摸自己的陰囊,自己則彎身伸出雙手進小玲制服內撫摸隔著白襯衣的二個乳房,「唔......唔......你......唔......不可......以......」小玲含著石村的肉棒,無奈的抗議著,卻因為怕石村再度動粗及石村在小玲嘴中不斷前後抽送他的陰莖,使小玲來不及阻止。

「嗯......嗯......真舒服......啊......」石村的慾火開始漫延,小玲則閉著眼睛泛著淚水當作是一場惡夢。

突然,石村雙手將小玲的白襯衣用力一扯,白襯衣的幾個扣子頓應聲落地,「唔......你......幹......什麼......唔......不......可以......」小玲伸出雙手試圖推開石村,並且想要吐出肉棒,石村迅速地用雙手抓住小玲的頭不讓自己的陰莖脫離她的小嘴,小玲持續地使力推開石村,石村就按緊了小玲的頭,又使腰大力的前後推送了十幾次,石村的肉棒終於滿足地退出了小玲的小嘴,小玲則快速的爬行到垃圾桶邊,吐出了滿嘴的濃稠液體。

「這樣你滿意了吧!你快滾啦!」小玲爬退到長椅旁,抽出了一把面紙擦拭著沾滿黏液的小嘴,又不斷的罵著。

「好吧!總要讓我穿上褲子,這件事妳不會到處宣揚吧?那可是會上電視新聞的哦!」石村警告小玲不要想告他,一邊穿起褲子就走出了門外。石村還沒走進最後一節乘客車廂的後門,就看見小玲衝出員工休息室,再直衝入對門的女廁所,石村呆怔了一下,肉棒又不自主的脹了起來。

「好棒,這麼漂亮,沒幹她太可惜了,錯過了一輩子都遇不到呢!」瘋狂的石村再度被色慾征服,轉身走到了女廁門口。他輕輕的轉動門栓,發現這回上鎖了,就將耳朵依附在門上聽聽裡面的動靜,隱約中聽到水聲及小玲哭泣的聲音,就只好在外面靜等了。

石村看看手錶,淩晨四點十二分,距到站還有將近一個小時,「看來時間不多了!」他色迷心竅的想著。

沒多久水聲停了,石村站直了身子,小玲盥洗完正開門出來,石村在第一時間就將她推回進去,並反手將門關上。

「啊......救命啊......你要幹什麼?不是說好了嗎?不是說我幫你口交就放了我嗎?你這禽獸......救命啊......」小玲邊質問石村邊喊救命,身子退縮到馬桶與車牆的空間處。

石村鎖上了廁所門,輕聲對著小玲說:「妳別怕嘛,做個愛我就走了,就像一夜情一樣,我不會傷害妳的......而且全車沒幾個人,大半夜的也沒人會來最後一節車廂的......」

「你......你快出去我就當作沒發生過什麼事......快滾!」

石村仍是不理會小玲的斥責,「啪」的一聲就給小玲一巴掌。

「嗚......嗚......救命......啊......你快滾......啦......」

石村靠上小玲的身體,將她直壓在車牆上,右手伸到了下方往水藍色窄裙裡躦,左手在上方伸入了白襯衣裡亂摸著沒戴胸罩的乳房,自己的狼嘴強逼上她的秀唇。

「唔......快走......開......不要......碰......我......」小玲的雙手使力地擋著石村的三處侵犯,但是石村的身體很重,讓小玲顧此失彼。石村強吻著小玲的嘴,她則歪著頭閃躲著;石村抓揉著她豐滿彈手的乳房,小玲就伸上雙手阻擋;石村的右手趁勢躦到了隔著內褲的陰道口,小玲只好夾緊雙腿阻止他右手的撫摸。

「啊......嗯......不要......你這樣是犯法的......你不是答應我了嗎?不可以啦......救命啊......」

石村伸上右手又「啪」的打了她一巴掌,順手抓了一把馬桶上方置物箱中的衛生紙往小玲嘴裡塞去。

「唔......唔......唔......不......要......啊......唔......饒我......吧......唔......」

石村再把右手伸到窄裙裡,摳摸著隔著內褲的陰道口,小玲的腿夾得更緊,石村將下半身再往前移去,用左腳扯開了小玲併攏的雙腿。「唔......唔......你......禽......唔......獸......」

石村右手在窄裙內往上摸移著,摸到了腰際內褲的上緣,他用力扯下內褲,將內褲脫到了大腿的位置,左手繞揉著小玲的乳頭,狼嘴舔吻著她的耳根,左腳磨蹭著她的右大腿。

「......唔......嗯......不要......啊......啊......不......可......以......唔......」小玲的小嘴塞滿了衛生紙,雙手忙著拉開石村繞揉在乳頭上的左手,但卻無力推開重壓在她身上的石村身體。

石村的右手觸摸到了穴口,中指沿著穴縫來回摸弄著,「......唔......嗯......嗯......不......要再......嗯......不......行啦......」小玲想起了男朋友的愛,嘴裡仍「吱吱唔唔」的抵抗著,倒是身體早已抵抗的疲憊不堪,而且從陰部傳來陣陣慾火,胸部也被揉得心花酥癢。

石村的右手摸到了濕濕的感覺,索性將中指慢慢地插入小玲的屄穴中,「啊......嗯嗯......唔......快拔出來......唔......不......可......」小玲將兩腿一收想要夾緊,石村就用右腳將半脫在小玲大腿的內褲踩脫到腳跟,又將右腳向前伸,使得小玲的雙腿跨在石村雙腿的外面。石村將左手移抓住她的頭部,狼嘴轉而吸吮小玲的酥胸,右手中指來回進出的抽送在她的小穴,濕濕的感覺越來越氾濫。

「......嗯嗯......嗯......饒......了......嗯......我......嗯......吧......」

石村的右手拉下了自己的褲拉鍊,把陰莖掏了出來,膨脹的肉棒早就蠢蠢欲動,他撩起小玲的窄裙,微微一蹲又向前向上頂去,肉棒來到了陰道口磨蹭著。

「......嗯......不要......啊......絕對......不......要......啊......」小玲使力地想夾緊雙腿,卻無奈只能夾住石村的雙腿,她開始用雙拳垂打著石村的身體,嘴中的衛生紙也因吸滿了唾液被輕易的吐掉。石村兩腿向外一撐,右手導引著肉棒,猛然用力一頂,「啊......痛......你這禽獸......嗚嗚......不要啊......禽獸......」石村抽了出來,又再度猛力的幹了上去。

「啊啊......痛啊......救命......啊......」小玲咬緊了牙根,眼淚不斷的落下,整個身體被上下的幹動著。

「啊啊......嗯......啊......啊......」

「怎樣?爽吧?......再幹一陣會更舒服了......」

「啊......啊......嗯......禽獸......啊......嗯......嗯......」

石村一連猛力抽送了百餘次,幹得小玲淫水順著大腿流下,小玲含著淚水任石村上下的幹動著,「嗯......啊......啊......快點......快......點......嗯啊......」小玲放棄了抵抗,她覺得累了,決定任由石村蹂躪,只希望一切趕快結束。

「過來!轉身趴在馬桶上。」石村將馬桶蓋關上,叫小玲趴在上面想從後方幹她。

小玲用手拭了下眼淚就照他的指示去做,石村挺直了身體,頂著肉棒向前一頂:「啊......啊嗯嗯......啊嗯......好舒......服哦......啊......嗯......」石村持續的向前幹動著,雙手伸到小玲胸前抓揉她的乳房,「爽不......爽啊?」石村更大力的抽送著。

「嗯嗯嗯......嗯啊......嗯嗯......啊......」淫聲充斥著這間化妝室裡,但卻沒有其它人聽見。

石村從小玲的背後幹了百餘下後,一直沒有想要射精的感覺,左手牽引著小玲的腰部持續幹動著,右手則撩起了窄裙,使得自己能看到肉棒進出她小穴的模樣。忽然間石村看到了小玲緊鎖的屁眼,石村一面抽送著小玲的小穴,一面又用手指觸摸著小玲的屁眼。

「嗯嗯......啊......嗯......你......又......想怎......樣......別......嗯......啊......亂......來啊......」

石村幹得更大力了,『嘻嘻!後庭花我倒是還沒試過。』石村心裡竊笑著,右手食指開始慢慢的戳入小玲的屁眼。

「啊啊......不行......別亂搞......啊......別太過份了......」小玲一邊享受著石村對小穴的幹動,一邊用手伸到後面撥開石村在屁眼外磨蹭的右手,石村照樣不理會小玲的阻止,將中指對準屁眼用力的戳了進去。

「啊啊......痛死我了......」小玲一聲大叫,伸手到後頭想要把石村的手指拔出,石村把食指抽出來,也把肉棒退出了小玲的小穴,接著雙手扶抓著小玲的屁股。

「你......你......要做什麼......呀?」小玲趴在馬桶上轉頭回看石村,石村就在此時用右手導引將肉棒對準她的屁眼,用力一挺,「啊......痛啊......那裡不可以......」石村用力一挺,才進了半個龜頭而已。

「還真是緊呀!」石村立刻又用兩手撥開屁眼,再向前用力一擠,「啊......痛死我了......快拔出來......你這禽獸......嗚嗚......嗚......」小玲第一次被人幹進屁眼,疼痛的不得了,痛得眼淚又掉了出來。

她起身想走,想拔出刺痛屁眼的那根陽具,石村見狀,用力地壓下小玲,又猛力的幹了兩下,「啊!痛啊!......啊呀!痛死了啊!......啊......痛啊......求求你好......不好啊......」石村再用力壓下掙扎著想起身的小玲,再度猛力的幹她。

「嗯......嗯......好爽啊......妳的屁眼好緊哦......真棒啊......」因為小玲的屁眼很緊實,石村幹沒幾下就洩了,頓時小玲感到屁眼裡的肉棒一陣抽搐,伴隨著噴出一股溫熱的液體,她知道石村洩了。

石村滿足地趴在她的背上休息,小玲含著淚水趁起身時將石村摔落地上,奪門而出,石村見狀爬起追出。就在小玲要跑回休息室的時候,石村一把拉住了小玲,兩人都跌倒在走道上。

「禽獸,你還想怎樣?都被你強姦了,你還想怎樣?你這禽獸......呸!」小玲破口大罵石村,還向他吐了口水。

石村摸摸自己的肉棒,很喜歡剛剛小玲屁眼的感覺,他站起身來,右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左手抓起小玲,想拉她在走道上幹多一次。小玲順勢起身就往後跑,來到了門前,這道門上有警告字眼:「小心掉落,嚴禁立人」,石村被色慾蒙蔽了理智,只想再次享受眼前這個美人,他右手套弄著肉棒向小玲走去......

「求求你......不要再來了啊......求你嗎......求求你......」小玲含著淚水懇求這個禽獸,石村卻不理會地繼續向小玲走去,小玲轉動門鎖,想找最後的防身之地,石村突然撲上去震開了車門,小玲應聲摔出車外,石村則抓住門鎖爬回到車廂內。

轟隆隆的列車聲,蓋去了小玲摔出車外的慘叫聲......

石村穿上了褲子,回到了最後一節車廂座位上閉起了眼睛,最前排的狗男女還深沈的睡著,天卻漸漸的亮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13更新.